原來的痕跡

喜歡文字,但無法以文字好好溝通的人。

求腦洞

(無恥佔tag)
常看到各位大大說腦洞太多不知道該怎麼辦,小女子是想寫文沒有梗呀,請求有愛的梗,可能沒有能力碼長篇,但幾千字短篇絕對沒有問題的!!!!(握拳

有人願意救救沒有幻想能力的可憐女孩嗎?我真的很想寫看看宗凜,以表示我對於總裁的愛呀!!!!(你不是凜粉嗎

她的故事

在棗紅色的窗邊,女孩靜靜地靠著、構思著下部喜劇的劇本。她咬著筆桿,也許再也不應該稱她為女孩,她今年也已二十好幾了(雖然有張騙人的稚嫩臉蛋,但流轉的氣息還是遮掩不了滄桑的氛圍),目前只是個半調子的編劇,用著過得半吊子的生活作為養分,灌溉她那不溫不火的劇本。

 

她想,為了戲劇她要努力去體驗生命,雖然只是把微不足道的細節重新咀嚼一次,但她仍是寫不出她心裡那一齣完美,她想,如果哪天她能夠寫出一齣足以讓她含淚帶笑的劇本,她願意在故事寫完的第二天交出自己的生命,對著這份心意,她有著飛蛾撲火的決絕。

 

只是又該寫什麼呢?

 

喜劇已經耗去她大多數的稿紙,換來的也許使稀稀疏疏的笑聲她也高興,但始終,在她的心裡有齣悲劇,她期盼是可以在心上留下劃記的悲劇,可是悲劇太苦,如同羅密歐與茱麗葉那樣的遺憾足夠雋永、流芳百世,可她仍希望悲劇留下的還有一點點的溫暖、一點點小小地希望。

 

在窗邊咬著筆桿的女孩,望著窗外,一筆也沒有動。

 

----

 

其實,她真的知道生命沒有辦法如同童話,更不可能像一本小說,不會只有開心的結局,也不會真的在之前就能翻閱結局,但她想她一定忘記了讓自己的心知道這件事情。

 

在窗都被關上的午後,咬著下唇、蜷曲在床邊的女孩,手上緊緊抓著已經過熱的手機,眼眶緊緊抓著欲落的淚滴,她不想哭,真的,不想哭;但說出那些事情是這樣的痛苦,教她沒有辦法控制,她說:「分手吧。」

 

所以內心的情緒背棄所有理智,軀體深深地顫抖著。

 

 

----

 

認識他的過程是一段青春的故事,而那時他們也同樣在經歷彼此的青春,彷彿像是被眷顧著,他們是那麼有緣地分享著對方的年少與青澀,只是兩人總是不遠不近地望著彼此,沒有超過友誼的距離。

 

她總是明著、暗著地表達著再等等的意思,而他也總是默默地付出著自己的關心及注視,等待彷彿是彼此間的暗號,誰也沒有真的打破規矩,但最終,他們仍是交換了心意,就像女孩筆下所有的喜劇一般──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 

開始的過程是手忙腳亂地適應關係的不同,嘗試早晨的問好、入夢前的道晚,嘗試多一些關心彼此,一切都像是兵荒馬亂的戰場,卻也有著淡淡的欣喜。

 

但劇本能寫得像生活,生活卻沒有自己的劇本。她開始感覺到不對勁,對於自己對親密關係的恐慌,她知道她在害怕那個身為男友的好男孩,害怕他的靠近,這一切都不如故事裡說得,心意相通後就會過著幸福美好的日子,只好偽裝。

 

她想,不能讓對方付出的一切變得不值得,那就撐多久算多久吧。

 

握著筆桿的她,不知道還能不能寫出喜劇,也許寫喜劇會變成唯一快樂的事情。

 

----

 

這段感情的結局是她沒能堅持過三個月,她讓它夭折得如同被夏陽曬至枯竭的旱苗,留下一碰就脆的屍體。

 

掛完電話的她自以為大方地結束一段感情,用著淚水跟釋然繼續寫自己的喜劇,但有一部份的她已經被鎖起卻沒有被發現。

 

直到兩年過後,在巧合的情況下,發現了那個他說:「原來真的結束了。」

 

----

 

坐在棗紅色窗邊的女孩,呆滯地望著遠方,筆記型電腦的光涼涼地撒在她的臉上。

 

「結束了嗎。」

 

她以為這些事早已經結束在那年夏天那通電話、那片沙漠裡,但她天真了。

 

兩年來她知道論起傷害,對方一定傷得更重,畢竟感情就像一桶水,誰掏出來的越多,心空得越徹底,滿滿地愧疚感在男孩字裡行間的深痛中,從她的心裡綿延不絕地湧了出來,無聲無息、毀天滅地。

 

他終於「結束」了,而她的遺憾才正在開始。

 

----

 

日日夜夜、反反覆覆地夢裡,她總能看到男孩對她微笑,說:「沒有關係。」

 

百無聊賴地她翻著手中空白的稿紙,她已經三個月沒有動筆了,揮之不去的影像就像是反映內心最深沉的渴望,就快要逼瘋她了。

 

「就算再遺憾又怎麼樣呢?

 

就算再痛苦又怎麼樣呢?

 

最終仍是自己嚐的毒藥。」

 

她寫下這些話,才發現,她擁有了屬於她的悲劇,一個只剩遺憾無限輪迴的悲劇。

 

這樣又與所有的悲劇有所不同呢?仍是以遺憾為基調鋪天蓋地的苦痛。

 

----

 

那天,窩在沙發裡的她哭了,兩年來從掛斷電話後就再也沒有流過的眼淚,像是約定好的一般爭先恐後地奔出眼眶,還有伴隨著好多好多沒有說出口的話。

 

如果能夠回到男孩那一天問她有沒有愛過,她不會沉默,她會說:「我不敢言愛,因為有太多因素,但你是我到此時此刻最喜歡的人。」

 

如果能夠回到那三個月,她會說:「我其實好害怕」,而不是自己解決。

 

有太多的如果是不可能達成的如果,所以只能說給自己聽,所以只能成為遺憾,但女孩還是哭著笑了。

 

----

 

第二天,她沒有依約定死去,但她仍然記得哭到酸澀的眼淚,疼到最後的微笑。

 

如果可以,那些話她還是希望能有照到陽光的一天,她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憑弔這段青澀無措的感情,她想要說很多的謝謝,她還是想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謝謝──不僅僅是為了對方的付出,不僅僅是想要掩飾對不起,而是生命中能遇見你真好,雖然因為不成熟而錯過了這份美好,但你仍是生命中想要珍惜的那個人,就如同你到最後叫我原諒自己的那份珍視,我也想讓你知道你值得被愛。

 

看著窗外風鈴輕輕搖晃的儀態,聽著風聲與鈴聲傳來的和煦,她知道了如何寫一齣含笑帶淚的劇本,她想它有一個不完美的結局,但每一個人到了最後都學會了如何珍惜別人,還有自己。


雜感

有很多事情錯過了才曉得失去,包含青春、包含熱情。

「畢業了吧?在哪裡工作呀?」

「有伴了嗎?年紀不小了吧?」

......

有很多以為可以等長大再去做的事情,長大了才發現那些期待都不可能順其自然的發生,沒有跨出去過,只會看著時光從身邊走過,而你還留在原地。